Jan. 2008, Wuhan, China

二零零八年冬天大雪,从北京回到武汉的家,外婆忽然重病,这个世界变得喧嚣无比,谁能理解这时刻慌乱和不安的心情,谁能理解那个时刻不可理喻的决定?谢谢你们曾经试图理解我,等着我战战兢兢地走完漆黑的路,走到有光的地方。下雪真好,满世界都白茫茫的,只露出她最美好的样子。